主页 > 前沿识别 >因为理性所以毁灭:颜厥安教授专访 >
因为理性所以毁灭:颜厥安教授专访

     因为理性所以毁灭:颜厥安教授专访

       这段採访是由电影《魔球》开始的。「布莱德彼特饰演的球队总经理比利(Billy Beane),其实是在进行一项关于信念的辩证。」颜厥安教授说,「所谓的球探经验与科学数据,两种截然不同的价值观在比利心中拉扯,儘管数据将他带向成功,但他并不是完全相信数据──不然电影就不会铺陈比利因为害怕自己看比赛会带衰让球队输球,而不愿意到场观战。」

      乍听之下,这跟我拟的採访大纲「民主如何毁灭」一点关係也没有,但事实上并非如此。1930年代对于欧洲知识分子来说,是个伤脑筋的年代。但遗憾的是,MPlus网站年代轴由1930年代展开,纯粹只是偶然。纳粹兴起、经济大恐慌、苏维埃政权稳定,世局变化使得当时的欧洲人多少曾产生「回不去了」的感叹,有些人因此责怪是共产思想摧毁了旧有的美好,那些属于精神的,无法被唯物论解析的事物。「但他们应该心里清楚,唯物论并不是共产主义的产物,而是早就深深存在于资本主义中的一部分。」

    被理性分解

      资本主义是很理性的,如果理性指的是工具理性的话。「倘若欧洲文明全部只有资本主义的话,应该会变得满可怕的,嗯…可能会很像现在的中国吧!」颜厥安教授这幺说。「理性」这词听起来很棒,感觉好像可以拿来建造火箭、发明相对论之类的,为什幺反而会造成极端的状况呢?

      「当欧洲人提起理性时,原本是指一种能够把世界整合出秩序的能力,你可以说那是一种『综合』的力量;只不过越到后来,人们越侧重于理性用于『分解』事物的面向,变得好像只有分析是真的,和谐(harmony)都是假的。」因为只剩下分解的理性,讨论美或者艺术变得没有意义,画作中的色彩不就只是视网膜对于不同波长光线的反应吗?音乐的旋律不就是音阶的数学模式而已吗?除了往越来越小的单位分析之外,没什幺值得探究的事情了。同样的,宗教在这种理性之下,只是人类自我逃避的工具而已。「生命」除了研究DNA、RNA等等之外,没什幺好讨论的。不禁让我好奇,不知道当媒体与名人批判台湾社会「理盲、滥情」时,心里想的到底是哪一种理性呢?

    以毁灭对抗毁灭

      颜厥安教授指出,对很多人来说,相对于那些真正重要的事情而言,民主仅具有很边缘的意义。一个世纪以来,世界不同地区先后经历民主化,也遭受不同程度的反挫。最近的例子像是泰国、埃及、叙利亚,政府可以自我宣称符合民主,但它执行的方式可能让人民完全不相信这种体制。在这些状况之下,民主与否彷彿变成仅仅是一种「技术」问题,而与价值无关。「北京模式」的兴起,也让某些论者质疑,中国现在有了钱,好像日子也过得不错,难道没有钱而有民主一定比较好吗?更有些人以为,在中国投资现在很自由啊,所以算是有民主了吧。「这显示并不是每个人都搞得清楚『民主化』跟『资本主义化』两者的差别。」

    因为理性所以毁灭:颜厥安教授专访

      「当我在德国求学的时候,东西德尚未统一。柏林围墙的存在或多或少提醒着人们,世界尚处于严重分裂的状态。然而即使在冷战结束多年之后,国际之间依然有很多的问题,与之前的差别只是有没有一个象徵的物体或者事件把它点出来而已。」如果没有明显的象徵存在着,我们经常会忘记,这个世界已经根本改变了,因此始终会有一些拼命想去恢复被毁灭的信仰、价值或文化的人。当然,这种努力并不是完全没有意义的。

      「譬如说之前成功大学广场命名事件,引起风波的『郑南榕是恐怖分子』一说,我觉得竟然会扯到穆斯林不爱惜生命,基本上就是发言者完全不理解到底穆斯林在当今世界遇到了多大的困境。」颜厥安教授表示,那些会为了信念牺牲的人,或多或少是出于精神层次的选择,从资本主义的角度看来,一定不「理性」。但是却不能说是完全没有道理的,「我会认为那是用己身的毁灭去对抗另一种更巨大的毁灭,也就是美国政府对于中东地区的干预,美国式的生活所代表的资本主义、物质主义,把他们原本共享的精神、安身立命的价值摧毁了。」

    最不能失去的

      

    因为理性所以毁灭:颜厥安教授专访

      我的访问大纲有个奇怪的题目,是问「以您的个人立场而言,最不愿意见到这个国家中的人民『失去』或『永远得不到』的事物,会是什幺?」颜厥安教授想也不想的直接回答:「是『希望』啊!」

      他说,在他年轻的时候,怀抱着看见台湾民主化的希望,其实生活得是很有意义的,「那你们呢?你们的希望是什幺?其实我很好奇现在年轻人的希望在哪里。薪资与房价落差这幺大,房子一栋一栋的盖,出生率却在下降,每次经过大台北地区周遭的建地,我就在想:『是要盖给谁住呢?谁买得起呢?』所以我说啊,资本主义有个词彙『保值』,其实意思就是资本有自我保护、繁衍其价值的性质,因此会摧毁不利于它自我繁殖的事物。就这个层面来说,资本主义是会带来毁灭的,它会剥夺年轻一代的希望。」

    后记

      颜厥安教授说「魔球」翻译不错,如果照英文字面上直翻成「金钱之球」(Moneyball),感觉就差多了。「因为比利最后没去红袜队嘛,红袜队那幺强,还捧着钱请他去,他却没有去。表示对于比利来说,有比钱更重要的事情。」

    书籍资讯

    Die Zerstörung der Vernunft (The Destruction of Reason), György Lukács (1954)

    Vom Umsturz der Werte, Max Scheler (1919)



    上一篇: 下一篇: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