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办公学术 >7聋哑男女“出狮”征猪年 >
7聋哑男女“出狮”征猪年
    7聋哑男女“出狮”征猪年(吉隆坡讯)7名聋哑男女青少年因喜欢舞龙舞狮,便加入聋哑舞狮队,每晚準时聚在简陋的会所内,用眼睛和手势向舞狮教练讨教。他们凭感觉苦练了两个月,终于出师,并準备在新年期间为民众舞狮助兴。纵使舞狮时听不见“咚咚锵”的乐器声响,他们也舞得不亦乐乎,尽情融入在无声而热闹的新年气氛中。这支号称全国第一支聋哑舞狮队原属吉隆坡精英武术龙团,由于加入舞狮队的聋哑人士越来越多,教练便在去年12月分班,以集中训练这7名特殊学员和另3名正常的青少年。这些学员年龄介于11至27岁之间。因为资金问题,这支聋哑舞狮队只能暂时租用南强华小对面一间废弃的吉隆坡市政局会所总会来练习。早前,他们的舞狮器材包括狮头、鼓、服装等被偷走,幸获得马华蕉赖服务中心热心赞助狮头和铃鼓,他们才得以在去年12月顺利投入练习。传简讯报告练习情况虽然没有像样的场地和道具,学员们仍不放弃,每天晚上8点他们必会准时来到会所练舞狮。窄小的会所,半个篮球场不到,而且野草丛生,学员必须穿上长袖衣裤,以避免被蚊虫叮咬。学员们除了凭教练的手势重複练习舞步,其他的就得凭自己的感觉随锣鼓声起舞了。在旁人看来,教练不停向学员们比手划脚,或许以为他们正在交谈,其实这“手势”可是舞步的“讯号”呢。吉隆坡精英武术龙团教学组长杨抿德告诉《》,特殊学员的学习态度认真,即使他没有到场监督,学员们仍自动自发,且传送简讯向他报告练习情况,令他感动不已。“特殊学员没有‘杂念’,所以他们不轻言放弃,不像有的学员学舞狮只为讨红包,舞狮还没学成就消失了。”他说, 特殊学员目前的成绩绝对不比同期的正常学员逊色,他相信,特殊学员们总有一天能够舞上国际舞台。苦练了两个月,聋哑学员们终于完全掌握了舞狮的技巧, 他们也将準备在农曆新年期间接受民众邀请前往舞狮,以筹募舞狮队的操作基金,欢迎公众拨电03-91331820/016-3157279预约。比手划脚写字画图教练用尽方法授狮艺曾多次担任国际武术或舞狮舞龙赛事裁判的杨抿德为了教导这班聋哑学员,用尽各种不同方法,如比手划脚、亲身示範、写字画图等,尝试向学员们传达舞狮的动作和脚步。可是,正因为他的要求太高,在学员达不到进度时,他就甚觉气馁,甚至一度想过要放弃这班学员。杨抿德受访时说,他和另一名教练黄朝义(29岁,市场执行主任) 初时成立特殊学员舞狮队时,并没有想过与特殊学员沟通的问题。“我在教授舞狮步伐时, 往往都会忘记这班学员是有听说障碍的。结果当多次向他们示範步伐,而他们总学不会时,我就很不耐烦,觉得很灰心。”“可是,每次我想要放弃时,报名入队的特殊学员越来越多。有年级小小的新学员还因为看过舞狮的影音光碟,兴奋地跳上台柱有模有样地舞起狮来呢。看见他们对舞狮的热情和努力,我非常感动,所以更加不能轻言放弃。”“太好了,让她接触外界”妈妈支持惠伩学狮艺先天性失聪的萧惠伩(27岁)自小性格内向,很少接触邻居或朋友,令母亲刘添娣忧虑不已,担心女儿长久下去,会与世界脱结。直到萧惠伩跟着同样患有先天聋哑的男友加入舞狮队后,刘添娣才放心下来,并觉得只有透过社交活动,女儿才能慢慢融入社会,与人互动。萧惠伩是聋哑舞狮队里唯一一名女特殊学员。她目前与母亲和25岁残障弟弟住在蕉赖一间组屋。父亲3週前因患重病已逝世。刘添娣(53岁,清洁女工)受访时说,丈夫在世时因病无法工作,她便出外工作,承担一家人的开支。“惠伩中学毕业后就待在家里帮我打理家务或跟我到外替人打扫,很少接触邻居或朋友。我一直都很担心她的前途。没多久,她遇上中学时期一名聋哑男同学,两人成了情侣后经常外出游蕩,更加令我担心不已。”所幸担任舞狮教学组长的邻居杨抿德邀请了惠伩和其男友加入舞狮队,终令刘添娣放下心头大石。“我受教育不多,而女儿又是学马来语及英语的,难免和她有沟通问题。难得她在聋哑的情形下也能学舞狮,我当然会支持。我希望她多参与和到处演出,增广见闻。”教练:常以笑脸示人“我都忘了他们是聋哑人士”舞狮教练杨抿德提到,由于这班特殊学员常以笑脸示人,以致他经常忘了他们是聋哑人士,而把对方当成正常人看待和教导。他声称,早前第一位加入舞狮团的聋哑学员,因为与正常学员们一同练舞狮,加上对方进步神速,没有犯下严重错误,他渐渐忘了对方是名聋哑人士。“直到有一天,舞狮表演结束后,一名贵宾突然要求队员自我介绍,轮到那个特殊学员时,他只是一直在傻笑。那时候我才想起,原来他不能说,也不能听。”‧2007.02.04

    上一篇: 下一篇:

随机推荐